mobile365体育投注|备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员工天地

一声烟霭又黄昏

发布日期:2019-12-30 信息来源:茅洲河项目 作者:王红霞 字号:[ ] 分享

  霞将天空渲染成好看的浅粉色,预示着今天的落幕。我喜欢这个时刻,安静,温柔。想起席慕蓉的诗歌:我喜欢将暮未暮的原野,在这时候,所有的颜色都已沉静,而黑暗尚未来临。在这个寒冬特征愈发明显的时节里,这样的颜色让人看了心中涌上一股暖意。

  每天在这个忙忙碌碌的办公室里,听着机械熟练的敲击键盘的声音,有时候猛然抬头,天空会慷慨给予我触及心底的温柔。就这样,我爱上了冬日的傍晚。每到那时,马路上来来往往的人逐渐增多,光线变得逐渐温柔,既不像正午时分那样猛烈,也不像清晨那样蓬勃,有的尽是历经千帆看淡浮沉的稳重与洗尽铅华的自然。在这样的时刻,偶尔会出现的黄昏雨,在人们形色匆匆的脚步中淅淅沥沥,让每个人心中泛起一层涟漪,又或者带来阵阵波澜。余晖落日下的树木在光与影之间更显得挺拔,枝干上层叠的叶子让光线倏忽穿梭,叶片在光下显得闪闪耀眼,地面被印出一个个独特的光斑。在这个日渐寒冷的时节,树木傲然而立,娓娓诉说着圈圈年轮所勾勒而成的故事。经常性象征迟暮的黄昏和傍晚在这里却让人充满期待,大多是不同的心境带来不同的感受罢了。

  公路上的路灯已经成排整齐地亮着,为路上的行人照亮回家的路。我偶尔羡慕他们,在这个随时充满奇迹和机遇的一夜崛起之城拥有着属于自己的一盏灯火。我珍惜每个来之不易静谧美好的瞬间,这仿佛是时光馈赠给我这个异乡人独一无二的灿烂时刻。世界越来越喧闹,我的生活却在如火如荼中悄悄安静,周国平在《丰富的安静》中写道:我对太喧嚣的事业和一切太张扬的感情都心存怀疑,它们总是使我想起莎士比亚对生命的嘲讽:“充满了声音和狂热,里面空无一物。”

  长时间在其他城市生活,让我对家的感情暂时尘封在心里某个角落,不敢轻易开启。“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古人说的,真是一点没错,独自在异乡的人,最看不得让人触景生情的景物。一天之中的傍晚时刻总能使我平静,太阳慢慢收起了它那刺眼的光芒,明净如天湖般的天空在霞光的映衬下,渐渐涂上了一层粉红色,仿佛一个笑红了脸的姑娘,远处的山峦,大地和天空也跟着一起害羞。我曾经问过爷爷为什么我的名字中带有“霞”,爷爷说是平淡美好的意思,小时候不懂事,体会不到爷爷的寓意,此刻,身在异乡看着眼前美好的景象,我想我明白了。






【打印】 【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